【超級趣味萬花筒資料庫

 
回上一頁 上一篇  下一篇
人氣 4473
郵寄23
主題: 幸福游泳池
發表日期:
2003/7/1   06:56:40

喂∼妳要不要下來游泳?」心歆坐在游泳池畔的岸上。眼
中的淚水正滴滴答答的打著節拍,掉進了泳池裡。

「要不要?」一個男孩從心歆的身後冒了出來,蹲在她的身
旁。眼前的男孩有著一身黝黑的膚色,還有一雙很有味道的
單眼皮。最顯眼的,還是他臉上那如陽光般的燦爛笑容。

「為什麼?」心歆止住了淚水,抬起頭紅著眼睛疑惑的看著
身旁的陌生男孩。

「這樣,哭的時候就沒有眼淚了。看不見眼淚,就不覺的那
麼傷心了。」男孩笑著對她說。

「嗯∼」心歆笑了起來。哭腫了的雙眼有些酸澀,心裡頭卻
像灑上了男孩笑容裡的陽光一樣,一陣暖和了起來。

「喂,那你在泳池裡有沒有吃到我的眼淚呀?」心歆呈大字
型的漂浮在泳池水面上,隨著泳池的波浪晃呀晃的,晃到了
男孩的身旁。

「有,很鹹。只有悲傷的眼淚,才會有這種味道。」男孩的
臉倏然的出現? b心歆的眼前。

「哇。」心歆一個重心不穩的掉進了水裡。一會兒,便全身
溼淋淋狼狽的從水中站了起來。

「那,有甜的眼淚嗎?」

「有吧?」男孩歪著頭想了一下,「幸福的眼淚就是甜
的。」他用著很認真的神情對著心歆這麼說。

「鬼扯。」心歆對著他做了個鬼臉,便又沒入了水裡。水面
上反射的陽光耀眼的令人無法直視,而心歆正努力的在水裡
尋找著她剛剛掉進泳池裡的淚水。那男孩的話,她竟然很認
真的相信了。

「喂,上來了,游泳池要關閉了。」當心歆從水中冒出頭
時,男孩已經換上一身運動服,站在泳池的岸邊喊著心歆。

「喔,好啦。」心歆一身水淋淋的跳上了岸,將男孩好不容
易擦乾的地面又弄溼了一大片。「喂∼不要喂呀喂的叫我好
不好?我的名字叫心歆。」她一邊擰乾正在不斷滴水的頭
髮,一邊對男孩說著。
「唉喲,你把我擦乾的地弄溼了啦。」男孩急忙的叫住了心
歆,讓她別再往前走。「不管,妳要幫我把它擦乾淨。」他
拿出了抹布,將其中一塊遞給了一旁的心歆。

心歆並沒有說話的接過了男孩手中的抹布,面無表情的蹲在
地上擦了起來。

「喂∼生氣啦?」男孩蹲在她的身旁,擰著抹布的水問。

「沒有∼」心歆有些賭氣的別過頭去,心不在焉的用抹布擦
著同一塊地方。

「好啦,送妳根香蕉。別生氣了嘛,大心歆。」男孩怪模怪
樣的學起了猩猩的樣子逗著她。

「神經病。」她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在她心裡,也因為男孩
叫了她的名字而莫名奇妙的有些高興了起來。

「走吧,我請妳喝汽水。」男孩將擰乾的抹布丟在一旁,便
領著心歆走出了那個在海邊的游泳池。

一陣輕風,吹過了無人的泳池,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小漩
渦。走在男孩身後的心歆,心底也泛起了一陣小小的漣漪。
和被風吹過泳池裡的水一樣,在亮晃晃的陽光底下輕飄飄地
晃呀晃的。


「喏,拿去。」從雜貨店出來的男孩,手裡提著兩瓶綠色玻
璃瓶裝的汽水。他將手中的一瓶汽水遞給了在一旁等待的心
歆。

「這是什麼樣的汽水呀?」心歆拿起了男孩遞給她的汽水,
好奇的在空中搖晃著。瓶裡的彈珠也跟晃動的瓶子發出了清
脆的聲音,叮噹叮噹的響了起來。

「彈珠汽水啦,城市佬。」男孩將喝完的空瓶放在一旁,笑
笑的看著正在玩著玻璃瓶的心歆。

「我沒看過耶。」心歆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眼睛閃呀閃的頓
時的亮了起來。

「我就說吧,這種東西只有我們這種小地方才有。你們大城
市呀,想喝也很難再找的到。」男孩一臉得意的說。

「喂∼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心歆啜著手中冰涼的
彈珠汽水,口齒不清的問著身旁的男孩。

「陳僑安。陳僑安的陳,陳僑安的僑,陳僑安的安。」

「耍寶呀,說一次就知道了。幹麼重覆那麼多次?」她白了
他一眼,吃吃的笑了起來。

「這樣妳才不會忘呀。」男孩回了嘴。

夏季裡的空氣有些悶熱,正如心歆與僑安兩人現在的氣氛,
一陣地沉默。耳邊聽到的,只有樹下的微風不時拂過樹梢的
沙沙聲。

「ㄟ,別丟啊,剩下的空瓶子我要。」心歆有些不好意思的
轉移話題,她伸手搶下了僑安手中正要丟進垃圾桶的汽水空
瓶。而僑安剛才說的那句話,卻在心歆的心裡頭不斷重覆的
播放著。

「妳喜歡呀?那妳每天都來游泳池幫我忙,我每天都請妳一
瓶。」

「好呀。」心歆想也沒想,馬上一口就答應了。反正,這個
暑假她一個人來到這兒,也正悶的發慌。

「僑安,你是在這個游泳池工作呀?」

「對呀,那是我們家的泳池。今年夏天找不到人幫忙,所以
只好自己顧了。不然,妳怎麼會每天都看得到我?」僑安聳
聳肩,又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看著心歆。

一旁心歆的整個臉連著耳根子都熱了起來。的確呀,她是每
天都會來到這個靠海邊的游泳池。不過,萫鶣o從來沒有下
水游泳過。她只是靜靜的坐在岸邊,讓頭頂上炙熱的陽光曬
的她整個人暈沉沉的,像是飄浮在空氣中一樣。有時,她會
將雙腳放進泳池的水裡泡著,然後低聲的啍著歌,偷偷數著
她剛剛掉進池裡的淚水到底有幾顆?

還有、還有,偷偷看著那個笑起來很陽光、很陽光的男孩。

「那,妳怎麼會來到這裡?」眼見心歆又沉默的低下頭,僑
安連忙的轉移了話題。

「我,這個暑假很倒楣。」心歆撇了撇嘴說:「大考竟然睡
過頭、爸媽吵架要離婚、好朋友也交了男朋友,根本沒空理
我。」心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人,
很孤單。心情很煩想要散散心,所以就一個人偷偷的跑來這
兒囉。」

「唔,聽起來蠻慘的。」僑安讚同? 的縐了縐眉頭。

「更慘的是今年暑假的生日,我只能自己過了。十八歲耶,
多值得記念呀。可惜,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心歆悶悶的口
氣,就像夏日雷陣雨前的空氣,有些沉重。

「我可以幫妳過呀,哪時候?」僑安看著眼前的女孩,突然
有一股想要保護她的衝動。

其實,他早就注意她好久了。從心歆來到泳池的第一天,他
就注意到她了。明明是有著炙熱陽光的大晴天,心歆的身旁
卻像是有片烏雲似的,嘩啦嘩啦的下起大雨。而看起來心底
下著雨的她,就連眼睛也是常下著雨。僑安很好奇,所以,
今天他才鼓足了勇氣的和心歆說了話。

「嗯,我心情好再跟你說。」心歆像個孩子似的笑了開來。
「已經太晚了,我該走囉。不然我住的民宿的老闆娘會擔心
我。」心歆的懷裡抱著兩支汽水的空瓶,擺了擺手和僑安說
了再見。

「妳要記得喔,明天要來幫我忙哦。」僑安對著身影很快的
消失在街角的心歆喊著。

「明天,她會來嗎?」僑安坐在樹下吹著徐徐的涼風,有些
期待。還有些,心動的感覺。


隔天,心歆依約定的出現在游泳池。她帶了一個粉紅色的充
氣沙發,還有幾本在巷口的漫畫店租來的漫畫。

「妳幹嘛呀?帶這個是什麼東西?」僑安對著正在吹著充氣
沙發的心歆好奇的問。

「我早就想試試看漂浮在水面上,看著書的感覺是怎樣
了。」心歆漲紅著一張臉,笑著將吹好的充氣沙發拋進了游
泳池裡。

「嘿,這樣不違反規定吧?」她指了指在水面上正安穩漂浮
著的充氣沙發,探頭問身旁的僑安。

「不會,去看妳的書吧。」僑安摸了摸心歆的頭。這女孩哦
∼他笑著看著她高興的爬上了那個在水面上晃著的沙發,興
奮的划著水。

就這樣,在僑安工作的時候,心歆總會帶著她的充氣沙發,
安靜的陪著僑安。傍晚,他們會一起散步到泳池轉角的那間
小雜貨店。在店門口前的大樹下,併肩吹著徐徐的涼風,喝
著冰涼的彈珠汽水。心歆也總會將兩個汽水空瓶帶回她的住
處,整齊的排列在她靠窗的桌上。桌面的彈珠汽水空瓶一天
天的增加,僑安與心歆的感情也像遞增法則一樣,隨著桌上
空瓶的數目與日俱增。終於,在心歆為空瓶貼上第十五的編
號時,僑安也在雜貨店前的那顆樹下對她告白。

「心歆,我喜歡妳。」他在她的耳邊輕聲? 獄﹛C只是僑安那
一身黝黑的皮膚,卻掩飾不他那一直紅了起來的耳根子。
「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這是第一次心歆看見僑安手足
無措的模樣。很,令人心動。她揚起了嘴角,看著僑安。在
心裡頭,卻忍不住的激動的心情而歡呼了起來。

「嗯,好呀。」心歆停下了喝汽水的動作,給了僑安一個很
甜美的笑容。而僑安,卻十分訝異的將手中的玻璃瓶摔碎了
一地。

「討厭啦,人家這樣就少了一個了啦!我不管,你要賠我
啦。」心歆發著孩子脾氣似的抓著僑安,要他賠一個新的空
瓶來。僑安於是趁機捉住了她不停揮舞著的雙手,將他的唇
覆上了心歆直嚷嚷的嘴上。

樹下,起風了。大樹隨微風的輕拂,也輕輕的晃動著樹梢的
枝椏。樹上葉子隙縫中讓穿透的陽光投射出倆人的影子。於
是,愛情在夏季的陽光下悄悄地也長出了新芽。隨著樹下不
時的輕拂過的微風,跟著輕舞飛揚了起來。

只是,愛情來了。而夏季,卻即將要走了。

午后,原本是和平常一樣炙熱溫度的天氣。今天,遠方的海
上卻飄來了厚厚的雲層,黑壓壓的一片即將要籠罩這個靠海
的小村落。眼見就要下起大雷雨的天? 臐A僑安連忙先收拾起
了泳池。

「歆,妳的生日呢?我說過要我要幫妳過的。」僑安將救生
圈並排在心歆的充氣沙發旁,一面刷著地板一面對著坐在充
氣沙發上的心歆說。

「最後一天。」心歆放下了手中的漫畫書,突然的正經了起
來。

「最後一天?什麼最後一天?」僑安有些不解,滿臉問號抬
起頭看著心歆。

「我要離開這裡的最後一天呀。」心歆一付輕鬆的口吻,眼
底裡卻閃過了一絲的不捨與悲傷。

「對喔,都忘了妳只是來這渡假的。」僑安這時才恍然大
悟。他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只是一個勁的用力刷著地板。心
歆望著僑安的動作,卻征征的發起了呆來。

果然,沒一會兒的時間,夾帶閃電的大雨便滂沱的下了起
來。心歆與僑安坐在泳池遮陽的棚架下,等待著灰撲撲的天
空再度的放晴。

「僑,那我們怎麼辦?」心歆若有所思的突然冒出了這句
話。

「什麼怎麼辦?」僑安看著抬起頭直盯著他看的心歆。

「豬頭。我是說我回台北了以後,那,我們怎麼辦?」心歆
的淚水就像眼前的這場雷陣雨一樣,突然大滴大滴的淚水就
落在她臉上,讓坐在一旁的僑安有些措手不及。

「別哭嘛。」僑安連忙伸出手,為她拭去了淚水。

「僑,我想游泳。」心歆話才剛說完,便一躍而下的跳進了
泳池。僑安沒有阻止,他看著心歆跳進了蓄滿水的泳池。突
然覺得,今年的夏天,過的似乎有些快了點。

雨,終於停了;天空,也放了晴。但泳池裡的雨,仍持續的
下著。心歆拚了命的在泳池裡來回的游著,一不小心的嗆了
一大口水。這才發現,泳池裡的水很鹹、很鹹。這是她第一
次嚐到了自己悲傷的淚水,感覺到很傷心、很傷心。而僑
安,只是安靜的坐在心歆的充氣沙發上。他努力的記住那充
氣沙發上所殘留下來的味道。那是,心歆所擁有的獨特氣
息。而他,並不想忘記。

終於,當心歆在空瓶貼上31的編號時,她也準備好了明早
就要離開這個靠海的小村落。心歆一如往常的來到了這個靠
海的泳池,卻看見大門口掛上了休息的牌子。她探頭四處尋
找著僑安的身影,卻只看見她帶來的那個粉紅色充氣沙發被
風吹得重心不穩倒在一旁。空盪盪的泳池,安靜的令人有些
害怕。而心歆的心裡也像無人的泳池一樣,空盪盪的一片。
她覺得莫名其妙的被掏空了一大片,感覺好像失去了些什
麼。

於是,心歆悶悶的回到了民宿。房裡,牆上的風扇正嘎吱嘎
吱賣力的轉動著,但她卻仍然覺得燥熱了起來。心歆站起了
身,趴在靠窗的桌前,數著那些貼著編號的玻璃空瓶。窗外
的蟬嗚聲,似乎沒有她剛來到這兒那麼大聲了。夏季,即將
就要結束了。而她的愛情,是不是也要像這樣一聲不響的悄
悄的收尾呢?

「歆,歆。」迷迷糊糊睡著了的心歆,醒來時已經是傍晚時
分了。夏末裡的晚風帶著一絲的涼意,有些冷。僑安的聲音
隨著晚風飄進了心歆的房裡。她探出頭看見了窗下的僑安,
便隨手抓了件薄外套飛快的奔下樓去。

「為什麼我今天到泳池去找不到你?今天是最後一天了,你
知道嗎?」心歆氣急敗壞的數落著僑安今天的突然失蹤。

「跟我來。」僑安二話不說的捉住了心歆的手,拉著她跑向
了那個靠海邊的游泳池。

「妳等我一下。」僑安拉著心歆站在了泳池畔。然後,一個
人的跑進了泳池的休息室。啪!的一聲,泳池的照明燈突然
全都亮了起來? C諾大的泳池裡,竟然沒有半滴的水。但,卻
在照明燈的光線下透出一片奇異的綠色光芒。心歆仔細一
看,才發現原來泳池裡裝的是無數個綠色玻璃瓶裝的彈珠汽
水。她頓時楞在一旁,久久的說不出話來。

「連今天下午欠妳的,總共366瓶。一天一瓶,等妳明年
暑假回來,剛好喝完。」僑安指指池中一地的彈珠汽水。
「還有,泳池裡的水,裝的都是妳今年夏天悲傷的眼淚。所
以,我決定要重新換水。等明年妳重新再回到這裡,我會為
妳重新放水。妳會發現,這一次,池裡的水會是甜的。好
嗎?」僑安的眼底裡霧霧的,似乎下起了雨來。心歆看著滿
臉認真表情的他,卻忍不住的放聲大哭了起來。

「喂∼別哭了,這樣泳池的水又要被妳弄鹹了啦。」僑安縐
著眉的一把將心歆抱進了懷裡,他像哄著小孩般的安慰著心
歆。

「才不會,我現在的眼淚是甜的。」心歆在僑安的懷裡流著
眼淚,並笑著。

「喂!生日快樂哦。」上頭插著18數字蠟燭的生日蛋糕,
出現在心歆她那張粉紅色的充氣沙發上。心歆開心的笑了,
誰說她今年的夏天很倒楣。起碼,在這個夏季裡讓她遇見能
陪著她一起過生日的人。

「僑,打勾勾哦。明年夏天我會帶著彈珠汽水的空瓶回來找
你。到時候,我們再一起替泳池換上新水。好嗎?」心歆不
放心的叮嚀著僑安。

「嗯,說好了,誰也不准忘喔。」僑安用力的點點頭,笑笑
的看著她。

於是,日曆換上了新的月份。夏季,也跟著離開了。但心歆
與僑安心裡很清楚的知道,他們倆的愛情不會隨著夏天的離
開而換季。





隔年的夏季,靠海邊的游泳池角落仍放著粉紅色的充氣沙
發。只是,小沙發已經換成了能夠容納兩個人的充氣大沙發
了。而泳池裡,正漂浮著一支又一支的綠色玻璃空瓶。每一
個空瓶上,都被貼上了編號。從1到397,一個也沒有
少。那是,心歆和僑安在去年夏天裡的共同約定。

這個的夏季裡,炙熱的陽光溫度,依舊沒變。海岸旁游泳池
裡的水,散發出一股淡淡甜甜的氣息。那是,幸福的味道。


◎歡迎免費訂閱小豬老師的笑話類電子報--^ω^小豬笑笑報

請輸入E-Mail免費訂閱^ω^小豬笑笑報  

製作       本網頁本站LOGO,歡迎連結擁有